中国文化报:温州文化驿站 将文化馆时尚“分身”
时间:2019-08-27 来源:中国文化报 作者:杜洁芳 字号:[ ]

在浙江温州,城市书房如今已在城区遍地开花。受城市书房运营理念的启发,温州文旅部门将文化馆的功能也进行多面延伸,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文化驿站。一家家文化驿站如同文化馆的“分身”,借助文旅部门和社会力量,与咖啡厅、休闲酒吧、私人博物馆等合作,形成了集剧场、课堂、茶座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文化休闲空间,吸引了更多市民和游客走进。



精神生活的补给站

继城市书房成为温州公共文化创新品牌后,温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就开始琢磨如何提升文化馆的服务效能,培育人们的文化情怀。温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副局长柳升高说,他们观察发现,来文化馆的人群中很难见到年轻人和外来务工者的身影,于是开始将工作重点放在吸引多个群体共享公共文化服务方面。

2015年,将文化主题与驿站理念相结合的文化驿站应运而生,此后,定位于时尚化、休闲式、体验版、互动型、文艺范的文化驿站便在温州迅速扩散。截至2018年底,温州已开放60家文化驿站,其中市本级11家,县(市、区)级49家;文化部门主导建设的26家,社会力量提供场地参与建设的34家。温州文化驿站2018年共开展活动926场,直接参与者达15万人次。今年,温州文化驿站每个月的活动量更是多达百场。

文化驿站的广受欢迎,让柳升高深深地体会到了准确定位对于文化驿站的重要性。在他看来,时尚化、休闲式、体验版、互动型、文艺范几个字,充分表明了文化驿站的运营理念、场所氛围、活动样式、质量要求和最终目标,甚至每个词的先后顺序都有讲究,相互之间有着递进关系。“我们希望通过打造文化驿站,为更多人提供心灵歇息和精神补给的空间。”柳升高说。



搭载休闲文化场所

在古色古香的建筑内,动静结合看千年南戏,别有一番风味。2015年,温州试水将首家文化驿站开进当地南戏博物馆,看演出、听说戏、与名角切磋,文化驿站的进驻使往日安静的博物馆热闹起来。

“唱南戏这么多年,在演出之后以说书的形式为观众讲解折子戏还是头一次。”在南戏博物馆庭院里的戏台上,永嘉昆剧团的演奏者一曲结束,便与观众分享起经典折子戏片断。台下的观众也听着新鲜,原本对南戏一知半解的人也听出了点门道。“这种‘演出+分享’的形式特别提劲儿,让人开始对南戏有兴趣了。”台下一位第一次听南戏的观众说。

首家文化驿站的成功运行,给了温州文旅部门更多思路和动力。之后,文化驿站采用连锁运营的机制,推出“1+10+N”建设模式,即一家龙头文化驿站、10家各具特色的文化驿站,带动N个县(市、区)级或社会化驿站共同创建。经典电影赏析、古典音乐鉴赏、读书分享……文化驿站搭载图书馆、剧场、书店、画廊、茶室等文化机构,将文化活动办得有声有色,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群体参与。

有专家认为,文化驿站之所以受到广泛欢迎,与驿站的多种属性有关。各种文化艺术分享及体验活动,比单纯观看演出、阅读书籍多了艺术氛围和情感交流,更能引起人们的思想共鸣。同时,文化驿站的服务理念和活动形式丰富多样,迎合了当下年轻人的口味,扩大了文化馆的服务人群。



文化驿站在乡镇的延伸

文化驿站在城市的顺利运行,使温州市文旅部门有了将其向乡村延伸的信心。柳升高表示,按照“全面打造文化馆总分馆制的温州模式”的总体要求,他们不仅在已建成的文化驿站中植入了微型文化馆的功能,即具备一定公益展览、培训、创作、孵化、辐射周边百姓等功能,还进一步向基层乡镇(街道)延伸此项工作,使其进入乡村百姓生活。

温州文旅部门发现,全市有9000多个自然村,有2万余支民间文艺队伍,一个村成立一个乡村艺术团,具有可行性,于是经过调研,决定将打造乡村艺术团作为文化驿站建设工作在基层乡镇的延伸。



在“带进一个人,就带进了两个家庭”的思路下,经过半年试点,乡村艺术团在各乡镇陆续成立并开展活动。在温州市瓯海区,百余支乡村艺术团已成为农村“文艺轻骑兵”,争先走上各村各镇的百姓舞台、文化礼堂等;在乐清市的农村文化礼堂暨乡村艺术团文艺大展演活动中,有33支乡村艺术团参与,为活动添彩;温州市洞头区正在分阶段、分批次、分级组建乡村艺术团,争取在今年底完成行政村(社区)乡村艺术团全覆盖。

柳升高表示,从试点到全面铺开,如今,温州市已建成1700多支乡村艺术团,它们以文化礼堂、文化服务中心为阵地,充分挖掘地域特色,依托“一镇一品”“一村一韵”等活动平台开展常态化的公共文化活动,并着力培育新型公共文化服务品牌。



记者手记

在基层,县级文化馆服务能力不强、城乡公共文化服务发展不均衡等问题一直普遍存在,为解决这一问题,为老百姓提供城乡一体、普遍均等的公共文化服务,2016年,文化部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、国家体育总局、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、财政部五部门印发《关于推进县级文化馆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的指导意见》,着力推进县域公共文化资源共建共享和服务效能提升。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家委员会主任、北京大学教授李国新曾这样解读:总分馆制就是要让一个个独立、分散、封闭运行的文化馆、图书馆转变为一个组织体系、服务体系,形成一个互联互通的文化馆群、图书馆群,在体系内实现资源共享,服务政策、服务标准统一,为老百姓提供城乡一体、普遍均等的公共文化服务。让图书馆、文化馆由孤岛设施变为组织体系,这是总分馆制的核心要义。

全国各地县级公共文化建设千差万别,县级文化机构的服务和辐射能力参差不齐。近些年,各省结合自身特点进行一系列总分馆制的探索,取得了一定成效。如浙江嘉兴文化馆总分馆制以“人”为纽带,通过“上派下挂”来提升基层文化机构的服务能力。新疆克拉玛依地区结合自身实际,提出“总分馆+联盟馆”模式,促进公共文化设施与石油石化企业文化设施统筹利用。而浙江温州的文化驿站主要依靠社会力量,将符合条件的乡镇、村(社区)和社会单位作为分馆,摆脱了按照行政层级来设置站点的束缚,将总分馆制的触角深入社会各个领域,这样既丰富了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,又激发了社会各界参与文化服务的积极性,提高了文化馆总分馆服务的覆盖面。

【返回顶部】【打印本稿】【关闭本页】
0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